• 尹修文

累计交易超300亿!神秘牛散团搅动A股法拍江湖,染指逾百家上市公司

发布日期:2023-10-31 08:35    点击次数:125

来源:e公司 3月9日,自然人张宇斥资2.76亿元,竞得金科股份法拍股1.59亿股。对于1992年6月出生、年仅30岁的他来说,这不过是一笔寻常交易。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统计,自2019年底涉足A股法拍江湖之后,张宇至少70次竞拍得手,累计金额超过54亿元。2022年10月19日,张宇斥资3.83亿元拍下恺英网络6250万股,又以1708万元竞得ST三圣400万股,当日两度出手合计竞拍资金超过4亿元。 张寿春,是A股法拍江湖中唯一可与张宇相匹敌的牛散,今年62岁,2020年8月开始参与

  • 来源:e公司

    3月9日,自然人张宇斥资2.76亿元,竞得金科股份法拍股1.59亿股。对于1992年6月出生、年仅30岁的他来说,这不过是一笔寻常交易。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统计,自2019年底涉足A股法拍江湖之后,张宇至少70次竞拍得手,累计金额超过54亿元。2022年10月19日,张宇斥资3.83亿元拍下恺英网络6250万股,又以1708万元竞得ST三圣400万股,当日两度出手合计竞拍资金超过4亿元。

    张寿春,是A股法拍江湖中唯一可与张宇相匹敌的牛散,今年62岁,2020年8月开始参与法拍,次月便斥资6亿元竞得奥特佳1.5亿股。至今,张寿春已经65次竞拍得手,累计交易额达到49亿元。

    年轻的张宇为何资金实力如此之雄厚?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调查发现,张宇乃“超级牛散”张寿清之子。张寿清今年57岁,曾因参与金城股份(现名:神雾节能)重整名声大噪,更因长期持股酒鬼酒而收获颇丰,现在仍位列多家上市公司前10大股东。 而张寿春、张寿清二人姓名仅一字之差,早年多份上市公司公告显示居住地址都在北京市原宣武区,且仅相距约500米。为进一步求证三人关系,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多次拨打张寿清的电话,未获接听。

    近些年,张寿清低调潜行,鲜少引起市场关注。而明面上以张宇、张寿春为主力的张氏牛散团,日益成为当今A股法拍江湖最重要的力量之一。

    热衷于竞拍上市公司股份的牛散还有顾斌、陈柏霖、徐逸、余奉昌、陶世青、严琳、方泽彬、张岳洲等人,他们几乎没有公开资料,身份成谜,经常与张氏牛散团相伴,共同围猎司法拍卖股份,形成规模庞大的法拍牛散团。

    2019年下半年以来,104位牛散参与了112家上市公司股份的司法拍卖,合计竞拍资金达到302.58亿元。

    (制表:李曼宁/点击表格看大图)

    (部分牛散竞拍标的重合情况/ 点击图片看大图)

    曾有司法拍卖平台发布文章称,法拍牛散团的存在活跃了司法拍卖市场,给大额经济纠纷案件执行与化解形成帮助。

    但是,有业内人士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表示,法拍牛散团在竞拍及持股过程中可能存在违法违规问题同样值得重视,比如:是否借用他人身份信息竞拍及持股、协同牛散之间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是否存在举牌不披露情况、有无其它市场资金托盘、与上市公司及主要股东是否存在暗中勾兑等。

    要想避免这些问题,需要法拍牛散团在更公开透明的环境里行动,更充分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牛散成群结队出没

    从上市公司披露司法拍卖公告的数量分析,在2015年之前,每年遭拍卖的上市公司股份仅有寥寥数笔,2015年~2017年,司法拍卖数量有所增长,但仍不是主流的资产处置方式。

    到了2018年,司法拍卖公告增加明显,2019年、2020年大幅增加,2021年至今更呈爆发之势,大量上市公司股份因债务方面的纠纷被司法处置。2022年及今年前两个月,司法拍卖公告同比有所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法拍牛散团出现在2019年下半年。

    当年10月27日,27岁的张宇初次亮相司法拍卖便出手不凡,斥资1.74亿元竞得奥马电器(002668)3094万股,占公司当时总股本的2.85%。

    牛散第一次法拍团战,发生在德威新材(2022年6月退市)的股份竞拍上。2019年12月21日,张宇、顾斌、陈治国、黄润继、周惠华、叶凯各自竞得该公司500万股~3000万股不等,合计持股比例达到11.39%,合计耗资3.52亿元。

    此后,张宇、顾斌又一同或先后竞得金字火腿、美盛文化、蓝光发展、飞马国际、德威新材、达华智能、春兴精工、ST爱迪尔、*ST蓝盾等多只个股的股份。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不完全统计,2019年10月至今,张宇至少70次竞得上市公司股份(单日竞得同一公司多笔股份计为1次,下同),涉及泛海控股、蓝光发展、达华智能等50家公司,累计竞拍资金达到54.56亿元;顾斌至少竞得31次,包括西藏珠峰、皇台酒业、獐子岛等26家上市公司,累计资金达到32.71亿元。

    (点击图片看大图)

    不止顾斌,张寿春与张宇在法拍上的交集就更多了,二人一同或先后竞得海南椰岛、英唐智控、*ST蓝盾等16家上市公司股份。

    在法拍江湖,无论是累计竞拍金额或是染指公司数量,张寿春和张宇可谓难分伯仲。

    张寿春2020年8月第一次出现在上市公司的司法拍卖进展公告之中,她和吕健豪一道竞得了沈培今所持新亚制程(002388)3308.33万股,占总股本的6.56%,成交价2.19亿元。

    在过户时,二人进行了分割,张寿春得2380万股,持股4.72%,避免了举牌。值得一提的是,吕健豪仅参与过这一次法拍,此后再无踪影。

    张寿春至少65次竞得上市公司股份,累计竞拍资金达到49亿元。

    张寿春有17笔超过亿元的竞拍,最为典型的是斥资6亿元竞拍奥特佳4.79%股份,在首航高科、西藏珠峰、ST金正等个股的司法拍卖上的耗资也超过2亿元。

    (点击图片看大图)

    法拍江湖的常客还有陈柏霖、徐逸、余奉昌、陶世青、严琳、方泽彬、张岳洲等人。

    他们大手笔、高频率参与上市公司股份司法拍卖,且经常与张宇、张寿春一同竞得同一家上市公司股份,俨然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法拍牛散团。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统计了包括上述人士在内的103位牛散参与法拍的情况,2019年下半年以来的合计竞拍资金达到295亿元,涉及110家上市公司,是A股市场不容忽视的力量。但因为牛散低调处事的特性,市场对他们仍缺乏了解。

    关键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

    在法拍江湖最为活跃的张宇、张寿春资金实力雄厚,他们是什么来路?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查阅的一份裁判文书显示,张宇是张寿清之子,而张寿清是一位“超级牛散”。

    张宇1992年生人,在2012年就开始与其父张寿清一同涉足证券市场大宗交易业务,明面上是以大宗交易方式接盘上市公司股东所持股份,实际是为后者提供融资服务,接盘股份实为抵押物,且约定了回购条款及平仓规则。

    2012年、2013年,张宇至少陷入两起诉讼,均被指控违约平仓。根据其中一起诉讼的判决书,张宇平仓后便将所得资金转入了张寿清的银行账户。

    至今,市场上还有关于张宇身份的错误传闻,称其为所谓“蚂蚁军团”发起人、深圳前海千合资本合伙人、前“宁波敢死队”操盘手等。

    该信息是各种网络传闻的编辑整合,后2021年底在某拍卖平台的文章中出现,后又被媒体照抄照搬,实际上查无实据。

    还有股吧用户根据这些传闻称“张寿春”是“张宇”的别名,错得更加离谱。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梳理四方精创、青海春天、风华高科等上市公司多年公告发现,张寿春是一名1961年出生的女性,为二类专业投资者,地址位于北京市原宣武区;张寿清1966年生人,身份证地址同样位于北京市原宣武区,与张寿春居住地址仅相距约500米;张宇的身份证地址距二人3公里左右。

    根据这些信息及竞拍协同动作来看,张寿春与张寿清、张宇父子存在关联的可能性较大。

    张寿清成名日久,曾参与金城股份(现名:神雾节能)重整,长期持股酒鬼酒斩获颇丰。去年三季度末,张寿清仍位列酒鬼酒、丰华股份、哈空调等多家上市公司前10大股东。

    (制表:于德江/点击表格看大图)

    据早前媒体报道,早期的张寿清擅长押注重组题材,还是上海宝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宝弘资产”)的大股东。

    宝弘资产工商登记股东中并无张寿清,但在另一位超级牛散孟祥龙操纵*ST三鑫案证据材料中,有张寿清的询问笔录。2015年3月,孟祥龙正是通过宝弘资产与人签订大宗交易协议承接*ST三鑫3600万股,并在其后实施股价操纵。

    早在2006年,张寿清就参与过当时的S*ST星美(000892)股份的司法拍卖,在拍卖行竞得500万股。近年来的张寿清,直接参与更多的是网下打新,出现在多家新上市公司的发行公告中,极少出现在法拍市场中。

    根据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统计,自法拍牛散团开始活跃的2019年下半年至今,张寿清仅直接参与了3次竞拍:

    2022年6月28日,张寿清以4432.6万元的价格竞得蓝光发展3000万股,一同竞得的牛散还有张宇、陶世青和张岳洲,张寿春、顾斌、陈柏霖等熟面孔也多次参与蓝光发展的股份拍卖;

    今年1月28日,张寿清以3362.55万元竞得誉衡药业1637万股,陶世青、陈柏霖相伴;

    2月2日,张寿清以1015.1万元竞得新动力300万股,张寿春、张宇同样在当日的拍卖中竞得300万股。

    张氏牛散团还曾参与过多家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张宇2012年~2015年认购了欣龙控股、春晖股份、风华高科的定增,张寿春2022年参与了四方精创的定增。

    总的来说,近年来张寿清非常低调,但与其关系密切的张寿春、张宇活跃在法拍市场,众多牛散账户环绕四周,仍然在重度参与A股市场。

    违规风险不容忽视

    早年,牛散在法拍市场“淘金”,目标是提前埋伏,豪赌重组机会。近几年,法拍股玩家已改变策略,快进快出,短线套利。规模庞大的法拍牛散团,在活跃司法拍卖市场的同时,也暗藏合规风险,需要引起监管重视。

    在操作路径上,法拍牛散通常在股份过户后便快速抛售,这也是为什么这些牛散竞得上市公司股份数已足够跻身前十大股东,但在公司新一季财报股东名单中却难觅踪迹。

    多家上市公司在接受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了解张宇、张寿春等牛散,“如果不在定期报告里,代表已经出货了”。

    张宇第一次参与竞拍的奥马电器,成本折合5.62元/股,较前一交易日折价10.46%。2019年12月19日,这笔股份被正式划至张宇名下,持股量可位列第三大流通股东。

    不过,奥马电器2019年报中并无张宇的身影,说明他在过户后迅速抛售了所持股份。若以过户日至期末的均价5.95元/股计算,张宇可盈利1011万元。

    实际盈利可能更高,因为过户日奥马电器突然涨停,以当天收盘价计算的最高盈利可达1785万元。更为巧合的是,在张宇竞得奥马电器后的第一个交易日(2019年10月28日,周一),该股一字涨停。

    (奥马电器2019年底K线图,张宇竞得股份的两个关键时点均涨停)

    从拍卖到过户再到抛售,最快只需要10天。2019年12月21日,张宇、顾斌、陈治国、黄润继、周惠华、叶凯各自竞得德威新材500万股~3000万股不等,合计持股比例达到11.39%,合计耗资3.52亿元,较对应市值低14%左右。

    这些股份2019年12月31日完成过户,多数人当天即选择落袋为安,因股价回落盈利寥寥。张宇持股坚持到了2020年一季度,德威新材期间股价大起大落,其盈亏难测。

    总体来看,法拍牛散持有的非限售股多在一个季度内便抛售。以张宇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操作为例,其密集拍下奥维通信、顺威股份、德威新材、台海核电等多家公司股份,并在当季快速过户,但各公司三季报十大流通股东榜中,竞得股份数已超入围门槛的张宇均未现身。

    仅在这一个季度,张宇便斩获颇丰。前述奥维通信、顺威股份、德威新材、台海核电的竞拍成本单价分别为每股6.66元、3.67元、2.59元、3.77元,分别较上市公司竞拍当日收盘价折价6%、12%、8%、30%。

    从收益表现看,张宇所持上述股份从过户到当季末的均价分别为每股7.22元、3.73元、3.46元、4.82元。以此粗略估算,盈利分别达8%、2%、34%、28%。

    牛散团曾多次竞拍某上市公司股份,该公司董秘向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分析, “法拍过户后他们可能会互相进行大宗交易,然后抛售,不排除有资金在二级市场配合操作,但和上市公司是不会联系的。”

    该董秘提醒,牛散团可能会不遵守减持规定,有可能会利用资金优势进行短期套利,不断更换操作标的,本质上还是做大宗交易的逻辑。

    已有牛散竞拍得手后进行违规减持。2022年3月,深交所对赖星宇给予公开谴责处分。赖星宇2020年8月12日通过司法拍卖取得新宁物流2.95%的首发股份后,8月17日至9月2日全部卖出,连续90个自然日内以集中竞价交易减持超过1%,违反减持规则。

    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统计的400多笔牛散竞拍中,除今年初“沈臻宇”竞得誉衡药业5.03%股份构成举牌外,其他单个牛散单笔竞得股份均低于5%。

    类似操作是否存在刻意隐瞒一致行动关系,避免触发信披义务,以利于后续减持,进而规避“举牌”披露的情况,有待深入观察。

    去年6月下旬,蓝光发展控股股东所持股份先后三轮被推上司法拍卖平台,张寿春、陶世青、陈学东、陈柏霖、顾斌、张宇、张寿清、张岳洲等熟面孔密集出现,累计成交3.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达10.87%。

    去年12月21日、12月30日,张宇、张寿春“前后脚”从美芝股份股东李苏华手中竞得股份,二人分别获得美芝股份400万股,各自持股比例为2.96%,合计则近6%。

    牛散组团竞拍案例已频频发生,虽然单个收购方持股比例未超5%,但结伴的牛散间是否实质性构成一致行动关系,是否刻意规避了举牌以避免履行信披义务及后续减持限制,需要更多调查。

    法拍牛散团仍有诸多未解之谜,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也将持续跟踪关注。

    意外!周末突发重磅利好,最新解读来了!

    法拍张寿春张寿清牛散张宇发布于:广东省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相关资讯

  • 1300亿!中欧再现超级大单!

    来源:正商参阅(ID:zhengshangcanyue) 作者:明哲 4月6日,欧洲飞机制造商巨头“空中客车”宣布与中国签署160架民用飞机的采购协议,总价值约1375亿元。 更震撼的是,2022年7月中国三大航空公司还订单了空客292架飞机,总价值逼近2500亿元,是空客历史上最大订单。 欧洲空客和美国波音,作为世界两大航空巨头,几乎垄断了大飞机市场,二者...

  • 大多日本玩家根本不关心微软交易:新闻版块都很小

    微软收购动视暴雪可谓是这两年游戏圈最大的事,但有日本游戏博主表示:大多数日本玩家并不关心动视暴雪交易,并晒出了相关内容在报刊上所占板块的大小。 Famitsu的这份杂志显示,动视暴雪的新闻位于页面的其它新闻板块,篇幅也很小,PS5手柄新颜色是该页最大的新闻之一。该博主称,在这之后也没太多媒体报道动视暴雪相关新闻。但在很多西方国家,每周都有它的新闻。...